登录 | 注册欢迎访问赛百盛官方网站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赛百盛公司自成立起来,一直是国内DNA合成首选品牌,以其产品优异的质量、合理的价格受到国内生命科学研究者的广泛好评,在国内生命科学领域的研发型企业中处于领先地位。不仅如此,赛百盛也活跃在国际舞台上,中欧生命科学对接会、欧洲生物2009年春季大会等大会上都有它的身影,也造就了国际上一定的影响力。是什么奠定了赛百盛的在DNA合成领域的领先地位?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采访了赛百盛公司刘炯晖总经理。
    丁香园通讯员:您有着丰富的海外留学经历,多样的工作经历,同时作为北京赛百盛基因技术有限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在市场、生产等多个方面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那么您可曾遇到过困难?又是怎么克服的?
    刘炯晖总经理:困难的确遇到过不少,不过,这是任何一个企业必然要经历的。其间所面临的最大的挑战,莫过于DNA合成所遭遇的价格战。从十多年前每个碱基50元,到今天的每个碱基1元左右,价格降了差不多50倍!这是一个巨大的落差,对于每一家从事DNA合成服务的公司,都是一个强烈的冲击。有的公司没能承受住,从此销声匿迹;有的公司挺住了,顽强的存活下来。幸运的是,赛百盛也活了下来。
  赛百盛应对价格战的策略主要有两点:一是通过技术创新降低成本;二是积极开拓海外市场,通过扩大生产规模来降低成本。反之,如果通过降低质量来控制成本,那无异于自寻死路。
  丁香园通讯员众所周知,赛百盛是DNA合成的首选品牌,为国内外广大用户合成了数以千万计的高品质的寡核苷酸,那您觉得是什么让赛百盛在DNA合成领域一直保持领先地位?
  刘炯晖总经理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技术创新。十几年前,DNA合成的市场需求还比较小,平均一天能合成几十条寡核苷酸就已经算是比较多了。为了得到高品质的产品,一般会选择PAGE纯化或HPLC纯化。但PAGE纯化或HPLC纯化费时费力,根本满足不了高通量合成的需要,于是DNA合成公司纷纷转向适合于高通量和自动化的OPC纯化,但OPC纯化其中一步需要用一种弱酸来处理,脱掉DMT保护基团,但随之而来的副作用是容易造成脱嘌呤,其后果是在扩增过程中DNA聚合酶“误读”,因此DNA在克隆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碱基缺失或突变。
  这个问题对赛百盛公司也曾造成过困扰,曾经有一段时间接到的投诉也较多,甚至对公司的声誉造成了负面的影响。为了突破这个难题,赛百盛对此进行了长达数年的潜心研究,终于建立了一种既能用于高通量纯化,又能减少脱嘌呤的专有技术——QPC纯化。该技术经过了赛百盛公司内部的基因合成,以及市场的长期检验,证明的确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寡核苷酸纯化技术。现在赛百盛公司每天能轻松合成和纯化几百条高品质的寡核苷酸。
当然除了技术创新外,服务和质量这两者也缺一不可。提供高质量的产品是基础,再辅以贴心的服务,这样,用户才更愿与你合作。
 丁香园通讯员除了寡核苷酸,赛百盛还有哪些优势产品?
 刘炯晖总经理赛百盛的基因合成服务开展的比较晚,但由于一开始就与世界一流的基因合成公司——美国Gene Oracle合作。因此起点比较高,可以预计在未来的几年内,赛百盛将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主流的基因合成供应商之一。
 此外。我们从1996年就开始提供的多肽合成服务及分子生物学产品,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和完善,已得到广大科研人员的普遍认可。这些产品已销售到世界各地,一些顶级的生物公司也从我公司大量采购。
  丁香园通讯员2013年5月29日,您出席瑞士驻华投资促进署主办的中国生物科技行业的企业家交流会,您认为赛百盛该如何借助瑞士生物科技行业内的全球领先地位及创新研发水平来达到互补?
  刘炯晖总经理接到瑞士驻华投资促进署的邀请,多少有一些意外。坦率地说,我们与瑞士的交流并不多。虽然赛百盛的产品已销往世界各地,比如美国、加拿大、阿根廷、乌拉圭、英国、西班牙、斯洛伐克、塞内加尔、俄罗斯、白俄罗斯、韩国、印度、印尼、菲律宾等三、四十个国家,但至今在瑞士并没有经销商,甚至没有客户。我们不知道瑞士驻华机构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到我们公司的,我们近期也没有开拓瑞士市场的打算,但我们切切实实地感受到有越来越多的国外同行愿意与我们合作。我们时常收到一些外国公司的邮件,申请成为赛百盛公司的代理(单是印度,前前后后就有不下十家公司提出过这样的申请)。从十年前代理外国公司的产品,到现在发展了20多个海外经销商,赛百盛实现了质的飞跃。

的确,多和国内外同行交流,是一件非常有益的事情。大家能交换信息,整合资源,达到长期共赢的目的。
  丁香园通讯员:类似的经验对中国生物产业有怎样的启示?对今后赛百盛的发展有怎样的指导意义?
  刘炯晖总经理:走出去,参与国际大循环。中国综合国力的日益提升和国际影响力的显著增加,为国内生物企业走向世界创造了非常有利的先决条件。与赛百盛同期的生物企业,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大都具备了参与国际竞争的实力,只是有些企业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某些企业掀起一轮又一轮的价格战,这样对中国生物产业的发展其实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大家都应该把眼光放远一点,放眼世界,而不要局限于“窝里斗”,这样才能迎来中国生物产业万紫千红、欣欣向荣的局面。毕竟这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没有谁能保证长期一超独大。

多与外界交流、取长补短,就会发现有很多机会正等着我们呢。当然,前提是自身的产品和服务要好,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模式。我相信,生物企业的春天正向我们招手。